作者:芥末堆 子航

今日,腾讯高级执行副总裁、CSIG 总裁汤道生发布 腾讯 WeLearning 智能教育解决方案 。据了解,腾讯将通过 WeLearning 以底层能力和开放平台搭建腾讯教育中台,以高度兼容打破数据孤岛,让数据顺畅流转,真正实现智慧化教育。

截至目前,腾讯累计服务了 1 万 8 千多所学校、400 多个省市教育局、9 万多家教育机构,服务用户数超 4 亿。

芥末堆曾在《腾讯教育的新战事》中分析过,如果要给巨头们的教育业务选关键词,代表上一轮尝试的应是 教育电商 ,而本轮关键词则变革为了 基础设施 。 

而教育基础设施这门生意的核心应该为,通过技术和产品帮助无论是B端还是G端提升效率,考验的是 To B 服务能力;和如何解决教育行业数字化升级中长久存在的 信息孤岛 难题问题,打通不同产品间的数据沟通和连接。 

但事实上,中国教育信息化同样经过 20 多年的发展,内部盘根错节着不同时期、不同厂商、不同设计理念信息化产品。这个打通既包括同一集团产品体系内部的打通,还包括与不同公司产品之间的互联。

难题不但来自如何连接外部产品,更有来自内部产品打通的困难。对于公司结构日益复杂的腾讯集团,尽管顶层战略相同,不同事业群无异于不同的公司,之间的业务协同和资源调动需要花费更多精力去协同和配合。 

本次推出腾讯 WeLearning 智能教育解决方案,足以显现腾讯在教育这一场新战事上的决心。而腾讯面对这场新战事的秘密武器,便是其中台能力。

腾讯教育中台是 WeLearning 的核心。 汤道生表示,将把腾讯在连接、技术、内容等领域的积累,整合为体系化的底层能力,并通过开放平台向合作伙伴输出;通过统一的身份识别、数据标准、权限管理和知识图谱,构建应用开发平台,与开发者共同开发教育应用。针对学习、教学、管理、空间和服务等场景,为用户提供便捷的服务和体系化的解决方案。

芥末堆了解到,WeLearning 智能教育解决方案的具体实现形式为:通过腾讯教育中台,开发者和用户可以灵活地将技术、数据、内容整合到具体业务场景中,开发者可以实现教育应用的统一开发和统一接入;教育管理部门、老师、学生、家长、教育机构等,也可以通过 WeLearning 实现教育应用的统一调用和统一管理。

自今年 5 月,腾讯发布整体教育品牌以来,改变便一直发生在腾讯教育内部。

腾讯曾经的教育业务逻辑,是只做连接和内容两件事。如今的腾讯教育在业务基础逻辑上并无太大改变, 连接 仍为核心目标。 腾讯为学校、机构提供统一的数据标准,做数据的 打底人 。 腾讯云副总裁、腾讯教育副总裁王涛表示。 

腾讯教育整体业务板块的出现,整合了此前散落在 6 个 BG 的 20 多个教育产品,首先解决了此前腾讯教育业务分散的历史问题。另一个容易被忽视的关键,在 5 月 22 日的发布会上,除了腾讯教育整体品牌,腾讯还发布了智慧教育技术中台和腾讯智能教育联合实验室。

5 月 22 日,在腾讯全球数字生态大会上,腾讯高级执行副总裁、CSIG 总裁汤道生正式发布腾讯教育整体品牌。他表示,教育业务的三个目标是助力教育公平、个性和智慧化的实现;腾讯将把C端能力与经验输出,提供连接器,帮助企业服务用户,提升供需匹配效率,实现 C2B2C 闭环。而在今年 Q2 财报中,腾讯也少见的提到了教育。

腾讯 CSIG 成立和腾讯中台能力对外开放,让腾讯自有教育产品间的互通、与集团其他业务的配合都成为可能,完成与其他教育合作合办的通联,最终实现整个行业的通联成为可能。这意味着腾讯可以在教育线下场景中发挥其在移动支付、人脸识别等技术能力,而在线上场景可发挥其云计算、音视频等技术能力。这也正是中国互联网巨头从线上延伸线下的优势之一。

想做教育基础设施的并不止腾讯一家。开放中台能力或许可以成为腾讯教育面对新战事的秘密武器,但其未来可能面对的难题或许会主要来自内部,甚至还包括教育本身。

但不论如何,正如芥末堆此前分析,一个令人害怕的入局教育的巨头必定不是携带大量资金,高举高打的。真正可怕的是,一个有决心、有毅力、遵循教育规律的互联网巨头。

曾经,单细胞生命独霸地球。

在大约 30 亿年的时间长河里,一代代单细胞生物只在彼此之间进食、生长和繁殖,在地球上的每个生态位上形成复杂而动态的生态系统。直到大约 6 亿年前,一些单细胞生物才跨越了多细胞生物的界限。

在今天,单细胞生物是原始和简单的代名词。然而,一项最新研究表明,这些单细胞生物的能力可能远远超出它们的远亲人类的想象。

哈佛医学院的系统生物学家通过重复一个多世纪前进行的一项实验,现在拿出了令人信服的证据,证明至少一种名为 Stentor roeselii 的单细胞生物,具有复杂多样的行为策略。

研究人员表示,反复暴露在相同的刺激下,机体实际上可以就如何应对 改变主意 ,这表明它们有能力做出相对复杂的决策过程。研究结果在线发表在 12 月 5 日的《现代生物学》(Current Biology) 上。


S. roeselii 在收缩(来源:Bill Porter/Harvard Medical School)

我们的发现表明,单个细胞比我们通常认为的要复杂得多, 本次研究作者、哈佛大学布拉瓦特尼克研究所 (Blavatnik Institute at HMS) 系统生物学副教授 Jeremy Gunawardena 说,而这种复杂性在进化上是有道理的。

像 S. roeselii 这样的生物在多细胞生物出现之前,就是食物链顶端的食肉动物,它们在许多不同的水生环境中分布极为广泛。它们必须聪明地弄清楚应该避免什么,在哪里吃,以及生物体为了生存必须做的所有其他事情。我认为很明显,他们可以用复杂的方法来做到这一点。 Gunawardena 说。

一、时隔一个世纪的实验 

100 多年前,一位名叫 Herbert Spencer Jennings 的美国著名动物学家描述了一种名叫 Stentor roeseli 的单细胞淡水原生生物复杂多样的回避行为。但是后来相关的实验未能重现他所看到的景象,他的说法便遭到质疑并被搁置一边。

10 年前,在英国生物学家 Dennis Bray 的一次演讲中,Herbert Spencer Jennings 在 1906 年发表的著作《低等生物的行为》中有一个特别的实验引起了 Gunawardena 的注意。

Jennings 当时正在研究广泛分布的淡水原生生物 S. roeselii。这些单细胞生物以其相对较大的体积和独特的喇叭状身体而著称。在这种生物的表面和喇叭 钟 上布满了被称为纤毛的毛发状突起,能够用来游动,并在周围的液体中产生漩涡,把食物扫进它们的 嘴里 。在它们身体的另一端,它们藏匿着一个抓握器,这个抓握器把它们与周围固定在一起,使它们在进食时保持静止。


S. roeselii(来源:Current Biology)

Jennings 用显微镜、移液管和稳定的抓手仔细记录了 S. roeselii 在接触环境刺激物(一些粉末)时的行为。Jennings 观察到一系列有序的行为,通常情况下,S. roeselii 会反复弯曲身体以避免粉末,如果刺激持续,它会逆转纤毛的运动,用嘴巴将这些粉末驱逐。如果这个方法也失败了,它就会收缩,迅速地把自己拉紧,像一些无脊椎动物缩回壳里一样。最后,如果之前所有的努力都失败了,S. roeselii 就会挣脱束缚,快速游走。

这些行为构成了一个有序的策略,单细胞生物根据优先级不断改变应对方式。这一观察结果表明,这种单核细胞生物,具有一些已知的最复杂的行为。

这个实验引起了广泛的兴趣,但随后的重复试验,尤其是 1967 年发表的一项研究,都没有成功。这也导致 Jennings 的发现在很大程度上遭到现代科学的质疑和遗忘。

二、大获成功的 兼职 项目 

就像原本生活在一个完全适宜居住的水坑里的生物一样,突然出现的粉末刺激让 Gunawardena 感到不太舒服,于是他决定追踪 1967 年的那项研究。

结果令他惊讶的是,他发现那些后来重复 Jennings 实验的研究者,由于无法找到 S. roeselii,便使用了另一种不同的物种 Stentor couleus,而这种单细胞生物它更喜欢四处漂浮,而不是主动吸附食物。

Gunawardena 认为,他们没能重现实验结果也就不足为奇了。于是,他试图准确地复制 Jennings 当年的实验。但作为管理着一所专注于分子信息处理医学实验室的数学家,他发现很难说服身边人。

我一直在我的实验室小组会议上提出这个想法,说它告诉我们一些关于单细胞的能力。我们不再以这种方式思考细胞是如何工作的,不出所料,没有人感兴趣。这是古老的历史,这是描述性的生物学,所有这些年轻、聪明的学生都不愿接触的东西。 Gunawardena 说。

大约八年前,一名本科实习生 Joseph Dexter 也被这个想法所吸引,后来他成为 Gunawardena 的博士生,现在是英国达特茅斯大学 Neukom 计算科学研究所的研究员。Gunawardena 的坚持,最终让 Dexter 的同事、现为英国剑桥大学研究组组长的 Sudhakaran Prabakaran 对这一发现也产生了兴趣。

由于无法抑制的好奇心和历史感,在没有正式资助的情况下,他们三人开始了一个历时数年的副业项目。

Dexter 和 Prabakaran 设计并进行了实验,他们的第一个挑战是找到 S. roeselii。他们到处寻找,甚至跑到当地的池塘里搜寻。最终,他们在英国找到了一家供应商,这家供应商从一个高尔夫球场的池塘采购生物,然后把它们运到大西洋对岸。

研究小组建立了一个实验装置,装备了视频显微镜和微定位系统,以准确地传送刺激物到 S. roeselii 的 嘴巴 附近。他们最初使用胭脂红粉,但几乎没有反应,经过反复试验,发现微型塑料珠是有效的。

令他们高兴的是,这三人成功地再现了 Jennings 百年前曾经描述过的所有行为。

但是,他们并没有看到 Jennings 所记录的熟练有序的行为层次。相反,这些实验对象之间似乎存在着相当大的差异,一个样本在收缩前可能会弯曲和改变其纤毛,另一个样本可能只会反复收缩,而另一个则会交替弯曲和收缩。

为了进一步探究现象背后的原因,这三个人依靠他们作为定量生物学家的核心专业知识,开发了一种方法,将他们看到的不同行为编码成一系列符号,然后使用统计分析来寻找规律。

肉眼观察的失败,却意外通过这三个人的数学知识获得了发现,分析显示,这些单细胞生物确实存在一个行为递进策略。当面对刺激物时,S. roeselii 通常会同时弯曲和改变它的纤毛。如果刺激持续,它就会收缩或挣脱,然后游走。后一种行为几乎总是发生在前一种行为之后,而且这些生物在没有首先收缩的情况下从不挣脱,这表明了存在一种优先级的行为顺序。


面对刺激物,S. roeselii 首先会弯下身子,改变纤毛的跳动,将微粒用口腔驱逐(来源:Dexter et al, 2019)


如果弯曲和纤毛改变不够,S. roeselii 将收缩,挣脱和游走(来源:Dexter et al, 2019)

它们先做简单的事情,但如果你继续刺激,它们 决定 尝试其他事情。S. roeselii 没有大脑,但似乎有某种机制,实际上,一旦感觉刺激持续太久就会让它 改变主意 。 Gunawardena 说, 这种层次结构给人一种形象的感觉,让人感觉这个单细胞生物内部正在进行某种相对复杂的决策计算,权衡执行一种行为与执行另一种行为哪个更好。

三、新的发现 

通过成功地重复 Jennings 的实验,并对 S. roeselii 的行为能力进行新的定量观察,研究小组希望它已经解决了历史上关于 Jennings 发现的准确性的困惑。

但现在的结果引发了许多新的问题。

分析表明,对于一个个体 S. roeselii 来说选择收缩或分离,几乎有一个完全相等的概率。对于研究细胞如何在分子水平上处理信息的科学家来说,这是一条特别诱人的线索。

研究人员表示,这两种行为之间的决定是一致的,每个生物体独立地抛一枚无偏的硬币,而不考虑之前的行为。

某种程度上,是基于它的决定,在分子水平上基于公平的抛硬币,我想不出任何已知的机制可以让他们实现这一点。这是令人难以置信的迷人之处,Jennings 从未观察到过,是因为需要定量测量来揭示它。 Gunawardena 说。

视频 Stentor roeselii 面对外界刺激时的应对策略(来源:James Weiss/Harvard Medical School)

观察到单个细胞能够做出复杂的行为,同样对于生物学的其他领域具有重要价值。例如,在发育生物学或癌症研究中,细胞所经历的过程通常被称为程序,Gunawardena 表示,这表明细胞被 编程 去做它们所做的事情。 但是存在于一个非常复杂的生态系统中的细胞,它们在某种程度上彼此交流和协商,对信号做出反应并做出决定。

Gunawardena 认为,这个实验迫使我们去思考,某种形式的细胞 认知 的存在,在这种认知中,单个细胞能够处理复杂的信息并做出相应的决策。所有生命都有相同的基础,最新研究结果至少为我们提供了一个证据,说明为什么我们应该拓宽视野,把这种思维纳入现代生物学研究。

这也说明,有时候我们往往会忽视一些事情,不是因为它们不存在,而是因为我们认为没有必要去关注它们。我认为这就是这项研究如此有趣的原因。 Gunawardena 说。

作者:远洋

IT 之家 12 月 4 日消息你有没有好奇过微信拉黑和删除的区别,这是一个困扰很多网友良久的未解之谜,今天腾讯微信团队官微在微博解答了两者之间的区别,一起来看一下吧。

问:还可以收发信息吗?

答:拉黑 自己可以发给对方,而对方只能收到而不能回复信息。

删除 双方都不能发送信息。

问:聊天记录还在吗?

答:拉黑 聊天记录还在。

删除 聊天记录清除。

问:还可以重新添加好友吗?

答:拉黑 解除黑名单即可恢复好友关系。

删除 可以从共同群聊添加回来,对方不会收到提示。也可以重新通过验证添加回来。

问:对方知道我被拉黑/删除了吗?

答:拉黑 对方给你发消息会收到提示:消息已发出,但被对方拒收了。

删除 对方给你发消息会收到提示:开启了朋友验证,你还不是他(她)朋友。也可以重新通过验证添加回来。

作者:懒猫

IT 之家 12 月 7 日消息据央视新闻消息,今日下午 16:52,我国在太原卫星发射中心用快舟一号甲运载火箭,采用 一箭六星 的方式,成功将 和德二号 A/B卫星、天仪 16/17 卫星、天启四号A/B卫星发射升空。卫星顺利进入预定轨道。

这是太原卫星发射中心在 6 个小时内的第二次发射,创下了中国航天发射的新纪录。

公开资料显示,快舟一号甲运载火箭(KZ-1A)是由中国航天科工运载技术研究院研制的三级固体运载火箭,全长约 20m,起飞质量约 30t,最大直径 1.4m,太阳同步圆轨道的运载能力为 200kg/700km,近地轨道运载能力为 300kg。

一周创投热点

自 11 月 30 日至 12 月 06 日,本周融资事件较上周 95 笔回到正常水平,共计发生 71 笔融资,主要集中于企业服务、医疗健康及硬件赛道。从融资轮次来看,A轮(包含 Pre-A、A和A+ 轮)、B轮融资总占比超过 74%,说明融资主要为跟进项目投资,而非是投资挖掘新项目,与大盘 Q3 数据 2019 年 Q3 中国早期投资较去年同比减少了超 60% 的形势相符,证明资本寒冬来临后,LP 出手更加谨慎,天使机构募资更加困难。

36 氪经公开资料整理,具体的融资赛道和轮次分布情况如下图:

重要融资事件

本周亿元级项目主要集中在企业服务和医疗健康两个最热门赛道,两赛道聚集了总 15 笔亿元级融资中的 9 笔融资。

国家队 多次出手:互联网通讯云服务商「融云」完成数亿元C轮融资,主要投资方是国家队基金、「金山云」完成由中国互联网投资基金投资的 5000 万美元融资、南京旗下的产业基金也参与了「拜腾汽车」5 亿美元C轮融资。
医疗健康基因与编辑、抗肿瘤治疗仍为硬核投资方向:基因编辑与基因治疗公司「辉大基因」宣布获得逾亿元的A轮融资、从事抗肿瘤新药研发的泰州「亿腾景昂」药业有限公司完成近人民币 5 亿元的C轮融资、专注于 肿瘤+微创+低温 医学健康领域的肿瘤治疗设备研发商「海杰亚医疗」获近 2 亿融资。
巨头出手,加速商业化,腾讯本周宣布两笔战略性投资:「快手」此轮被认为是 IPO 前最后一轮融资 ,而另一腾讯投资的公司「超级导购」是一个推进零售运营一体化的运营平台,早前(10 月 24 日)「超级导购」宣布的与智慧商业服务提供商「微盟集团」的合作也由腾讯促成。
募资困境仍有好消息:新造车募资困境中,「拜腾汽车」引入C轮融资,36 氪曾在《50 亿元难以造车深氪 Lite》中谈及 新造车募资困境 ,而 这次新投资方/战略合作方的加入,对拜腾以及低迷中的新造车公司们来说,都是一个好消息。

02.

有意思 项目集

「微康生物」

「微康生物」通过底层技术创新,推出国内首家流动捕获式微流控芯片,产品攻克了微流控芯片量产的工艺制造技术瓶颈,可实现低成本的微流控芯片量产。而对于基层医疗机构而言,当采集了患者的样本之后,仅需将样本放入芯片之中,再通过仪器分析,一般 8 分钟左右即可获取结果。目前,「微康生物」微流控芯片主要的应用领域为感染、传染病检测。融资方面,「微康生物」已于 2018 年完成 1200 万天使轮融资,投资方为北京华德资本。目前,「微康生物」已开启A轮融资,计划融资 3000 万人民币。

「Doo」

国内电子烟品牌「Doo」近期与美国 Kali 集团旗下电子烟渠道商 Indigo 达成独家战略合作协议。双方将在美国成立合资公司,共同参与美国市场的战略投资和开发。电子烟品牌「Doo」由深圳多客技术有限公司于 2018 年 10 月推出。品牌主打中高端一次性电子烟产品,目前已经迭代到第三代产品 Doo One 。Doo 电子烟以美国进口烟油为主要原料,受众群体以 21 岁 35 岁成年烟民为主。

「趋动科技」

「趋动科技」成立于 2018 年,由 Dell EMC 中国研究院背景的核心团队创办,主要为用户提供 AI 加速器虚拟化和资源池化软件及解决方案。目前趋动科技已经推出 OrionX 计算平台,使用户应用无需修改就能透明地共享和使用数据中心内任一服务器之上的 AI 加速器。趋动科技也已经开始与戴尔科技合作,推出了数据中心级加速器资源池的软硬件一体解决方案。同时,已有多家公有云,互联网,AI 的头部客户开始使用 OrionX 计算平台。

「农创圈」

「农创圈」成立于 2016 年,由江苏种田大户联盟(社区)、安徽农盟会、山东农创圈等 20 多个区域农场主集群平台共同组成,总会员达到 20 多万人,其中,90% 是种植百亩以上的新型农业主体。「农创圈」的主要业务分为两大板块:1、连接农场主和各类农业经营主体,为其搭建社群平台进行信息互通和资源互换,提供各类农业产业链服务,包括新品种、高效品种的引进、农资农机的集中采购、农产品的创意包装设计、农产品营销的渠道对接等。2、打通农产品供应链,连接农场主和各类零售平台,提供农产品货源。目前,「农创圈」主要的业务集中在江苏、安徽和山东三个地区。近日,「农创圈」宣布获 500 万元天使轮融资,投资方为同程资本和同程众创启程金禾基金。

「Reelgood」

「Reelgood」总部位于美国旧金山,有 18 名本地和远程员工,有大约 50 个商业客户。由于当今有很多的视频网站,用户在观看视频时,会出现一定的选择困难。「Reelgood」通过为用户提供视频观看指南,跟踪用户正在观看的内容,推荐下一个用户可能会心仪的视频。迄今为止,「Reelgood」已融资 1100 万美元。

「Apostrophe」

「Apostrophe」是一家新的创业公司,用户能够以更加便捷的方式,在网站获得皮肤病的药物和治疗方法。「Apostrophe」创建的目的是免除患者去看皮肤科医生的麻烦。因此,「Apostrophe」将用户与公司认证的皮肤科医生联系起来,并由皮肤科医生为这些患者制定个性化的治疗计划。近日,「Apostrophe」宣布了 600 万美元种子轮融资,自从成立以来,「Apostrophe」总共筹集了 650 万美元。